5G共建共享:简单“省钱”思维不可取

照片来源@ Panorama.com

温|老谢1972

6月6日,中国5g营业执照发放后,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副局长卢春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5g是高科技、高投入、高回报的,具有显著的溢出效应。投资的每一个单位都会带动六个单位的经济产出。”卢主任代表通信行业当局发言,他将5g比作“数字经济的聚宝盆”,并对5g投资的拉动作用充满信心。

如此美妙的5g钱景原本是政府提前发放5g商业许可证的初衷之一。然而,对于5g的主要投资者通信运营商来说,光明的前景意味着目前沉重的投资负担。

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公开表示,与4g网络相比,5g基站具有更高的功率和能耗,这将大大增加建设成本和维护成本。同时,5g的高频率将使站点更加密集,新站点的选址更加困难,5g带宽传输网络的巨大需求将使5g的总投资超过4g的4倍。

中国联通刚刚通过“输血”和降低成本实现了资本流动和净利润的“V”反转,随之而来的5g投资可能意味着又一个艰难时期。因此,在6月6日获得5g商业许可证的当天,中国联通公开表示将“加快5g商业运营的步伐,促进5g网络的共建共享”。

在8月14日的中期业绩会议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透露,中国联通正在分别与中国移动和电信谈判5g网络合作。他表示,“中国联通肯定会参与一个或多个合作”,并提出了与电信共享频率和移动网络漫游两种合作模式。“最后,比较两种模式,哪一种对中国联通更有利,我们将采用哪一种。”

直到9月9日,中国联通率先发布了《关于与中国电信共建共享5g网络的公告》,才最终决定与中国电信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建设5g接入网。

两家运营商共享政府为建设接入网分配的不同5g频率。中国联通的公告认为,“这将有助于降低5g网络的建设和运营成本,有效实现5g网络覆盖”。中国电信的公告认为,“这将有助于高效构建5g网络,降低网络建设和运营维护成本,提高网络效率和资产运营效率”。

可以看出,两家运营商合作共享的主要需求是减少5g网络建设和运营投资。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中期业绩会议上表示,联合建设和共享可以为每个运营商节省2000亿元的资本支出。电信董事长克尔温(Kerwin)也认为,如果双方共建共享,资本支出将会节省,但他没有透露会节省多少资金,只是表示这个数字将“相当可观”。

对于那些希望评估资产回报率的上市公司来说,在痛苦的业绩时期通过共建共享来节省投资成本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肩负刺激经济增长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任务的领先电信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中国联通和电信宣布共建共享后,市场普遍预测,两家运营商5g基站的建设规模将大幅缩减,因此华为、中兴等主要设备制造商以及中国铁塔等配套设施供应商的业绩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尤其是华为,它在海外5g市场被美国政府封锁,中国联通和电信的共建共享挤压了国内5g市场的本土基础,这就像是一场房漏,未雨绸缪。在8月20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任郑飞直言不讳地表示,由于美国政府禁止更换部件,华为的5g基站容量在8月和9月降至5000个。然而,他仍然有信心在2019年增加到每年60万个基站,并在2020年回到每年150万个基站。

然而,在中国5g网络建设从三个网络缩减到两个网络后,华为恢复的生产能力及其产业链(包括研发、生产和备件采购等数百家公司)无疑将面临严峻的需求测试。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发布的“5g产业经济贡献”报告曾预测,2020年中国运营商将在5g网络设备上投资超过2200亿元。据估计,从2020年到2025年,5g业务将带动8万亿元以上的信息消费,直接带动经济总量达到10.6万亿元,间接带动经济总量达到24.8万亿元左右,5g将直接创造300多万个就业岗位。

随着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通过联合建设和共享大幅削减5g投资,中国信息与通信研究所的报告会被撕毁和重写吗?尤其是,5g创造新工作岗位的预测可能是首当其冲的。

根据合作协议,南方17个省和北方8个省的5g网络将分别由电信和联通独立投资、建设和运营,这也意味着进入5g时代后,这些省份的其他运营商将没有新一代网络进行投资、建设和维护,从而不可避免地单独在其网络开发、网络建设、网络维护等业务部门产生大量冗余人员。为了节省投资,5g网络压缩后,冗余人员将被列入运营商的议事日程。

受此影响,主要设备制造商、配套设备制造商、外包服务提供商以及为运营商服务的一系列产业链中没有5g网络建设任务的其他员工也将不得不面临再就业的严峻现实。因此,在5g商业市场蛋糕缩小后,通信行业的整体就业形势需要更多关注。

尽管在9月9日发布的合作公告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认为,通过共建共享,5g网络可以高效建设,5g覆盖可以快速实现,这不仅是业界首创,而且面临的技术挑战也不容忽视。

双方明确宣布,“5g网络共建共享采用接入网共享,核心网分开建设,5g频率资源共享”。简短的三句话看起来很简单,但每一句都代表了一系列需要详细讨论和验证的技术问题。

首先看看接入网。建立一个新的5g共享基站相对简单。但是,由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目前选择基于nsa非独立组网架构的网络建设模式,共享的5g基站需要与双方各自的4g基站锚定,因此频率资源的分配和调度更加复杂。此外,如果涉及双方新的5g基站制造商和原4g基站制造商之间的异同,原4g网络需要调整,工程难度可以想象。

第二是核心网络。核心网络是单独构建的。基于当前nsa架构,共享5g基站同时连接到双方现有的4g核心网络。然而,双方的目标都是在2020年实现大规模商业sa。因此,在网络演进过程中,有必要分别构建一套5g核心网络。因此,共享5g基站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同时连接到四组核心网络。从产品支持能力、工程建设和后期维护的角度来看,复杂性将大大增加。

最后,频率资源共享。在5g分频方面,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5g主流的3.5g频段各获得1亿带宽,而中国移动在2.6g频段获得1.6亿带宽。尽管中国移动的2.6g频段产业链还不到3.5g的成熟程度,但预计中国移动的技术和财务实力将在短时间内缩小这一差距。那么联通和电信的100米带宽相对于移动的160米带宽来说是薄弱的。因此,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以两亿运营商共享的形式构建5g网络是双方的最佳选择。

然而,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的5g测试以及联通和电信开展的5g试点建设都是基于各自的1亿带宽标准。此外,联通还宣布,截至8月,它已完成17,000个5g基站的建设,所有这些基站都是仅支持1亿带宽的设备。

因此,此时双方已决定以200m载波共享的形式共同建设5g网络,这意味着包括基站和天线支持设备在内的产业链需要根据新的技术标准重新设计和开发新产品,5g共享网络的建设只有在新一轮实验室测试和当前网络试点测试投入运行后,才能从成熟且经过验证的产品开始。

因此,虽然中国电信董事长温家宝在9月19日举行的天一智能生态产业峰会论坛上表示,5g共建共享的创新合作模式将使“网络建设更快”,但前提是看5g设备产业链的响应速度能否在短时间内跟上运营商市场需求的突然变化。

9月底,中国电信正式通知参与5g体验活动的用户,原定于9月底结束的5g体验活动已推迟至10月底。这也意味着之前三大运营商10月份开展5g商业呼叫并正式实施5g资费套餐的计划已经推迟了至少一个月,这也可能与联通和电信签署5g共建共享合作协议有关,还有很多细节工作需要研究和实施。

根据共建共享合作协议,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在“双方用户所有权保持不变,品牌和业务运营保持独立”的前提下,共同确保5g网络共建共享区网络规划、建设、维护和服务标准的统一,以确保相同的网络服务水平。

因此,虽然中国联通和电信已经成为5g网络建设中可以共享的合作伙伴,但双方显然仍然是5g市场运营中的竞争对手。然而,通过这一协议能否在实际实施中保证“同等水平的网络服务”,仍然是一个疑问。例如,一方用户的网络质量投诉是否能及时反馈并在另一方负责网络运行和维护时得到解决?特别是未来5g网络将通过sa架构为垂直行业客户服务后,行业客户网络资源配置的及时性将大大提高。当一个客户的需求遇到覆盖面或规模瓶颈时,负责网络投资和建设的另一方如何考虑无产出的网络建设投资?

即使理想地假设合作协议能够保证双方“同等水平的网络服务”,双方如何在5g运营和5g市场上形成差异化竞争?为了争夺顾客,有必要回到旧的价格竞争方式吗?

特别是在双方的建设区域划分上,除了15个主要城市和广东、浙江省外,北方8个省基本上按照传统优势原则分配给联通,南方17个省分配给电信。这种分工可以在5g网络建设和运行维护中充分发挥各自在本地资源上的优势,达到相互借鉴的效果。然而,也有可能造成这样一种情况,即本地5g运营和服务持续强劲,一方完全压倒另一方,最终导致在本地5g市场中不具有网络资源优势的一方完全丧失竞争力。

虽然这一结果不是双方进行共建共享的初衷,但对于希望从运营商的市场竞争中获得更好服务和更好体验的5g用户来说,这是最大的损失。

特别是在5g共享基站的规划和建设过程中,在当前nsa框架下,5g共享基站、各自的4g基站和4g核心网都涉及锚定和重建等工程实施问题。在5g单独签约地区双方主导地位不平等的前提下,如何协调双方资源,确保5g共享基站的建设不会影响当前网络中4g用户的服务质量,也是一大挑战。

此前,在三大运营商单独进行5g网络建设的过程中,由于频率调整和网络升级影响了4g现有网络的用户体验,一度造成用户误以为运营商故意放慢4g速度,导致三大运营商纷纷发布公告反驳谣言,但却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

因此,中国联通与电信之间的5g共建共享仍然需要大量时间来研究和解决初期网络规划建设以及后期运营维护中的诸多难题。尽管其投资节约型的钱景很美,但它是否能在市场竞争中获得相应的回报仍面临太多未知的挑战。

5g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不仅在于对网络建设的投资,还在于与垂直产业相结合,通过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创造数字经济价值。因此,面对5g网络沉重的投资压力,三大运营商也需要回到起点,围绕5g行业应用的鼻子按需规划和建设5g网络,而不是为了相互之间的市场竞争而大肆宣传5g概念,不能为了追求网络覆盖的比较优势而被迫采取看似抄近路,实际上却绕道而行的伎俩。

9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伟在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回答新华社记者关于5g的提问,表示4g手机对大多数用户来说已经足够,4g手机对大多数应用来说已经足够。因此,对4g网络的需求是广泛的,并且长期存在。三大运营商有必要稳定4g网络的投资。由于5g网络的建设,4g投资不能被大大压缩以影响4g网络的质量和4g用户体验。

应该注意的是,在当前4g网络上,偏远地区的覆盖面仍然不足,热点的容量也不足。volte等服务满足4g用户语音需求的开通率也不理想。因此,三大运营商应首先关注广大用户对4g网络和功能的需求,以不断改善广大4g用户的体验为目标开发和维护4g网络,因为4g是长期以来社会上最广泛的需求。

关于5g网络建设,正如苗部长在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所说,5g的80%的实际应用场景应该用于物联网,如工业互联网、汽车联网、远程医疗等领域。因此,5g的网络布局必须改变旨在追求网络覆盖的军备竞赛。相反,它应该关注行业客户和行业用户的需求,关注资本和资源的优势,并关注行业客户所在地区和行业布局周围的覆盖需求。

随着频带和功率的增加,5g基站比4g基站贵得多,因此应该从长期工业回报率的角度来考虑和评估每个5g基站的规划和部署。三大运营商对5g投资压力的抱怨实际上源于他们没有认识到政府对5g行业的定位和使命要求。根据规划2g和4g网络的想法,他们仍在淹没5g网络覆盖。他们正在定位5g网络,借助新的带宽减缓4g网络的数据流量影响,从而使5g网络成为4g的补充,并大大降低5g的工业价值。

根据这种旧的想法规划5g网络建设必然要求5g站点在4g站点的相同覆盖区域内增加数倍,导致5g投资比4g高出数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基于5g规划理念和5g投资导向,决定通过共建共享的方式投资5g网络。这样的5g网络当然可以节省重复建设的投资,但是对于现有的4g网络来说,这样的5g网络本身就是重复投资。为什么要把它建在一起?

同样,定位5g站点来分流4g网络的流量将不可避免地忽略垂直行业和4g网络覆盖区域之外或边缘行业的新覆盖需求,从而导致5g投资不足。例如,在大型工业园区,对4g数据服务的需求集中在下班后的员工宿舍区,而对工业互联网的新需求则集中在工作时间的车间建筑中。如果遵循在4g流量密集区增加5g基站的规划理念,如何满足车间和工厂等工业互联网对mmtc和urllc等5g场景的需求?

因此,5g投资的节约不能通过两个运营商简化的共同建设和共享来解决。用这种“省钱”的思维发展5g产业,只会导致创新需求受到抑制、供应链受到抑制的后果,从根本上不利于中国5g产业的长期发展。

为了发展5g产业,运营商应该有长远的眼光,通过合理规划5g产业定位进行精确的投资,以便在前沿使用优质钢材。考虑到三大运营商之间的市场竞争格局,行业主管部门有必要围绕5g产业定位,统一对5g商业技术路径选择、投资方向和商业流程的理解、规划和部署,而不是让运营商利用现有优势通过投资抢夺,在国内市场上制造浪费社会资源的5g军备竞赛。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天津11选5投注 极速飞艇下注 香港六合app


铁路迎来返程客流最高峰 7日预计发送旅客1679万人次

莘县魏庄镇: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演讲比赛成功举办

厉害了!这家医院可以先诊疗,后付费!

多肉徒长咋办?砍砍头,撸个叶,一盆又能变多盆

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将被谁摘得?悬念明日揭晓